A团小蓝担,AZ奈因中毒

【paka松】骗局/Parallel Paradise 3

终于写完这一章了,choro也终于出现啦,私设注意。oocooc。



3.

 

 

 

 

汽车开出城门时扬起的尘土模糊了后方的事物。不过自己心里也并没有多大波动,毕竟才刚到这里不久。自从被动接受这里一些很是奇怪的设定后一松决定该怎么走下去还是怎么走下去,毕竟他的目的是回到原来的世界,oso能有帮自己的可能的话,那自己帮帮他也并没有什么关系。尽管自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

只是目前就遇到一个很棘手的难题,并没有现代那么高级的汽车在长久失修的路面上颠簸得厉害。一松被震颤得有些反胃,嘴唇煞白,连说话都没有力气,几次都想吐。oso好心地中途停了几次车,让ichi有时间打开车门冲出去吐个昏天黑地。然后一脸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黑着脸走回来瘫在座位上翻着白眼嘟哝着:“要死了……要死了……”

“原来你那么弱的啊哈哈哈哈哈。”oso点了一支烟,靠在后背上看着快要死过去的一松毫不留情地给予了真诚的嘲笑。一松懒得理他,只是继续拉好了安全带,气若游丝地飘出了一句:“……走……”

“你确定?”oso掐灭了手里压根没有吸过的烟,手握上方向盘,一脚踩上油门毫不犹豫,“我可不会再停了哦,时间可是很有限的呢~”

一松翻了一个白眼,想着你不就已经开了车了吗。

还好后面的折磨并不持久,在颠簸了一段时间后终于在一松颤抖着差点吐在车里的前一秒,车子所行驶的路面变得平坦宽敞起来。比起之前走过的破路,这条路一看就是经常有人定点维修,路面干净整洁,连车轮印子都没有。

瞬间舒服下来的旅程让一松感到很满意,他随口问了一句到了哪了,oso嘟囔了几声模糊地说了句快到三男的城国了。一松心中模糊地对这个所谓的“三男”有了瞬间提升的好感,然后在旅途疲惫的侵袭下沉沉睡去。

 

 

再次醒来是被oso极速的刹车惊醒的,绑着安全带的一松因为惯性瞬间冲了出去又被带子束缚着回弹了回来“砰”的撞在了靠背上。刚被起床气憋得想破口大骂,却听见平时一直笑嘻嘻的oso这次也暴怒地砸了一下方向盘然后大骂了一句:“操!”他揉了揉眼睛向外看去,是一列列穿着墨绿色制服的军队,带着遮住全部脸,只露出眼睛的头盔,阴影的遮蔽也看不清对方什么眼神,只觉得身形冷硬挺拔,带着庄严而又冷漠的气息。士兵们手里拿着纯黑色的枪支,枪口插着钢刀,泛着冷光。

一松直起身,看着身边的oso坐在座位上没动,自己也不敢有太多动作。然后前面一动不动的军队突然快速而整齐地动了起来,瞬间分列两边,中间空出一条极大的道路,然后隐约看到,路的对面,一个头戴皇冠,穿戴利索而又华贵的人物骑着马,从容不迫地缓缓向自己走来。直到对方在自己的车前站定,一松才惊愕的发现,这个自上而下傲慢而冷漠地俯视自己的人,是自己的熟人。

oso此时已经打开车门下了车,点了一根烟斜斜地倚在车头旁,一松顿了顿,还是解开安全带跟了上去站在了oso身边。

对方看到一松下车的时候似乎皱了皱眉头,然后过了些许才转头看向oso,声线冷静而没有什么起伏:“我说,oso哥哥,你来我城国里都不来和我打招呼的吗。”接着对方侧了侧眼示意了对方身边站着的一松:“何况你还带了特殊的客人。”

“我急着赶路,choro。”oso在与对方对话时早已恢复了平时带笑的语气,“哥哥很忙,我家次男也很忙,整天处理事务哎呀想想都烦死了,就不来吵你了啦。”

choro皱着眉看着嬉笑着的oso,然后放弃了什么的无奈地叹了口气:“竟然只能动用军队才能把oso哥哥拦下来,真不愧是我们的长男。”最后两个字的时候一松看到对面的那个骑在马上的国王向下看着oso的脸,声线认真却似乎含着讽刺和调侃的意味。oso摸了摸自己的鼻尖笑着没有说话,表情自然看不出异样,然后一松听见国王说:“既然这样,oso哥哥就在这里住了再走吧,作为弟弟还是得尽点责任的……虽然你是个混账哥哥。”最后一句话似乎有些没有听清,但choro已经调转了马头,在即将驾马离去时,似乎侧过视线看了看一边的一松,眼底看着像是隐忍着什么,然后头也不回地往远处走去,军队列成阵仗,等待着oso他们的回应。

“……喂,现在怎么办。”一松侧头问了问站在一旁的oso,对方摊了摊手,表示无奈,只能这样,然后坐上车开了发动机。一松撇撇嘴,感到很麻烦地坐了进去,任凭oso一脚踩下油门,飞快地向choro离开的方向开去,把那一列散发着冷硬气息的军队抛在了身后。

果然还是生气了啊。

一松心里默默地想。

 

 

到达那个宏伟而干净的城堡的时候一松内心还是挺震撼的。

整个城堡洁净如新,门口园地的设计整齐划一,道路上的大理石干净得一尘不洗,透亮得能印出自己的影子。连四周包围的绿树都对称整齐,大小如一,枝条的位置和形状统一地令人心惊。一松看了看自己已经脏得不行的鞋,犹豫着要不要踩上,却看见身边的oso早已毫不介意地在白净的石头上留下一个个肮脏的脚印,然后在前面带路的choro忍无可忍地白了他一眼,嘟囔着垃圾长男混蛋长男屁毛要烧起来了的长男,自暴自弃地摇了摇头愤怒地向前走去。

oso吹了个口哨表示胜利,然后回头朝一松眨了一下眼睛。

“进来啦,choro对兄弟们还是超温柔的啦……”似乎说到了什么,上一秒还得意洋洋的脸色瞬间变了变,但是又马上恢复成原来毫不在意的笑容朝一松招手让他跟上。

一松看了看身后一步都不踏入的,毫无表情和其他多余动作的军队整齐地排列在门口,然后犹豫了下,还是有些心虚地踩着光洁的地面跟上了oso的步伐。

总觉得这个城国的国王有些不太好相处。一松内心有些忐忑地揣度着,但还是冷静地向前走。

在走过极为绵长而曲折的长廊后,两人被安排着坐在了奢华空旷的大厅中央,周围没有墙壁的阻隔,反而是一簇簇园艺的包围和叠加,廊外的自然和廊内金碧辉煌的场景产生极其强烈的冲击和对比,让一松感到很不自在,他一直懒散而无用惯了,突然处在高档而高端的场地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他偷偷瞄了一眼坐在离他不远处的oso,对方正在坦然自若地拿起桌上的红茶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很是自在。他们之间是光洁的,镶嵌着金边和绿宝石的白玉圆桌,上面放置着微热的点心和热气袅袅的茶水。

他抬起眼看向大厅的正方,choro正披着华贵的皮草,挺直地坐在王座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自己。然后他伸手招呼了旁边的人,喝了一口仆从奉上的茶水。

“恩……?”似乎不满意于口感,对方很明显地皱了皱眉,然后,毫无预兆地,将一切茶具狠狠摔在了地上,靠着身后的靠背,斜睨着一边战战兢兢的仆从,声线冷酷而单调,“我说这次的茶叶,怎么感觉比昨天涩得多,该不会偷懒没去取回为今天准备的茶叶吧”

“……并不是!!我的王……只是,只是……昨天下雨……仓库有些受潮……”对方颤抖得几乎无法支撑住自己的身体,啪的一下瘫坐在地上,身上的服饰扫到地面的样子令choro嫌恶地撇开视线。然后突然迅速地抽出刚卸下的,摆在座位旁边的佩剑,一下子就在对方还没发出惊呼的瞬间刺入了对方的左胸。

“我不想就这么简单地一剑杀了你,自己下去领别的死法。”

一松有些惊愕地看着choro满不在乎地把手一挥,然后不知从何处冒出的士兵驾着因为害怕和恐惧失去语言能力的仆从托离了大厅。然后似乎约定俗成一样,会有穿戴洁净的女仆小步地走上来,利索地清理地上的血迹,喷上熏香,形成毫无发生过的假象。

说真的自己有些害怕了。一松有些紧张而故作镇定地握紧自己放在腿上的拳头。这个国王比自己想象的要喜怒无常,对那些属下的表情也通常是冷硬的,说话也十分苛刻,似乎还有很严重的洁癖,面色很少有柔和下来的时候,虽然在对oso,自己的兄弟的时候要温柔多了,但总感觉脾气古怪,也难以相处。

对方冷眼看着其他人处理好一切事物,然后拿起一边新的仆从重新砌好的茶,请啜了一口,然后看向台阶下的oso,语气柔了不少。

“oso哥哥,我们也好久不见了呢。”choro开了口,身子微微前倾,“距离上次的分别已经过了不少时候了,虽然不得不说你还是像以前那么不靠谱。”

“我在该靠谱的时候还是会靠谱的。”oso没有抬头看着王座上的choro,继续喝了一口手里的茶,笑嘻嘻地回应着明明应该很正经的句子,“我为我所执念的能付出所有,你不是懂的吗。”

“所以我们才在这里好好坐下来谈了不是吗。”

oso终于抬头看了看choro,脸他放下了茶杯,双手环胸翘着二郎腿神情如常。choro和他对视了几秒,终还是叹了口气:“……你知道我不会说一些让你们觉得受伤的话。”

“……我知道。”oso回答的声音突然放轻了下来,“我们家的三男最擅长的只是吐槽罢了。”转而又马上笑得狡黠,“所以这次把哥哥留下来只是为了待我一顿茶水罢了吧,哥哥心领了哦。那么就这样——”

“所以说oso哥哥哪时候能长大一点考虑一下弟弟们的感受呢——”choro突然猛地站了起来,四周突然出现的士兵挡住了想要离去的oso的道路。oso“哎呀哎呀——”故作惊吓地发出声音,然后转过头看着王位上的choro,摆出委屈地表情:“什么嘛,竟然对身为长男的我第二次动用手下的士兵,哥哥我真伤心。”

“只要oso哥哥不要随便离开就好,只要答应不再向前走,我自会放你回去,无论是四处游荡取乐,还是在弟弟们的随便哪一座城国留下,我都无所谓。”choro慢慢走下台阶,站在与他长相相似的oso面前。oso看着他,还是嘴角上挑的表情,眉眼弯弯没有生气和认真的样子。choro和他对视着,一松在一瞬间看到了那个王脸上原本冷硬的表情的一丝松动和眼神里的恳切。

“别再往前走了,哥哥。”choro顿了顿,终于还是说了出来,“如果他说的话你能听见,你就会知道他肯定也会阻止你向前。”

oso收起了嘴角的笑容,静静地看着眼前的choro,一松很少见到一路上oso有这么沉默过,似乎choro也没有,一松感觉到choro身上凛冽的那股气势弱了不少,至少在oso面前,他似乎更多的身份还是那个在家里位列第三的弟弟。相比oso那股长男的气势,他的那股锋利变得圆滑而柔和,长男的威压依旧让他有些不敢使出全力正面地对抗。

然后oso转过了身,周围的士兵瞬间戒备地掏出武器,仿佛看着十恶不赦的敌人,等待着对方的行动。

可oso只是站在那边什么也不动,头微微垂着,一松从背后看不清他到底什么表情,只是看到他微微佝起得脊骨,突然觉得这个人是不是一直都那么寂寞。

“……可是我听不到。”oso低声说了这么一句,声音很轻也很缥缈。choro轻轻地颤抖了一下,微微撇开视线,一松看到他攥紧了拳头,身形僵硬,他的喉结蠕动着,似乎想说些什么,可最终发声时喉咙似乎堵着什么东西,声音沙哑而又难听:“……抱歉。”

“没事啦。”回应他的是oso健气的声线,然而却看不到对方当时的脸。他只是把双手枕在脑后,语气轻快地说着:“不再说这个了哦,哥哥现在不想谈这件事情。作为长男的哥哥现在有些累啦,果真还是休息一天再走吧,所以现在要去房间啦,快让这些凶凶的士兵走开啦。武器好可怕哦!”

“……”choro嘴唇嗡动着,还是没有说什么。他轻轻地挥了挥手,周围的人瞬间散开,oso就从他们让出的道路里走了出去,身边的仆从想跟上,被choro眼神示意留在了原地。

“可是……我的王……”仆从有些紧张地看着oso离去的背影,“如果他走了……”

“他说了会留下一天。不用担心。”choro淡淡地回了一句坐到了圆桌的旁边。仆从点了点头然后上前快速地收拾了一下国王的着装然后退回一边。接着choro轻叹了一口气,然后迅速地转过头来,用一开始一松见到他时看到的那种眼神看着站在旁边的一松。

“这位先生。”choro微微抬起下巴,“到我的书房去谈一谈吧,怎么样。”

一松对上对方冰冷的视线,想了想刚才oso离去的背影,点点头回答道:“好,我也正好有事,想问问你……”

“问问我?”choro似乎听到了很好笑的笑话,鼻腔中发出一声很不屑的嗤笑:“抱歉,你是不是搞错了?”

他看着一松有些惊讶地表情,神情傲慢而不屑:

“oso是我家大哥没错,他是我的客人。可你?对不起。就算你是他的朋友,也许是朋友。你现在也只是我城国路过的一个贱民。”

choro毫无表情地一抬手,周围的士兵忽然冲上去压制住了呆立在那边的一松,将他手臂强硬地扭在身后,突然而又剧烈的疼痛让一松动弹不得。choro他走到一松面前,弯下身,扯着一松的头发让他面对着自己:

“你应该要明白,自己的身份,而我,才是王。”

一松忍者头皮的剧痛,咬着牙微闭着眼睛看着他,嘴里的呻吟全部咽下了肚子。choro看着一松的脸,然后面无表情地松开对方,直起身,挥了挥手退散了压制住一松的手下。解开束缚的一松软软地趴在了地上,好一会儿才恢复了力气。

“难怪他会找你。”choro看了看趴在地上的人,然后转身离开,顺便吩咐着手下:“把他清洗干净换好衣服带到我书房来,我有事跟他说。弄干净点,你们知道我不喜欢脏东西。”

“是。”仆从们恭敬地回应着,然后试图搀起一松。一松只是无声地挣脱了他们的帮助,然后皱着眉,跟着他们走去了这座城国的城堡里,他所不知道的某处。

-TBC-






评论(5)
热度(29)

© 和智智喵一起咩咩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