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小蓝担,AZ奈因中毒

【paka松】无题

*おそ一

*黑手党paro,但其实描写的很少

*有路人注意

*OOC,十分短小的小文

*完全没修改过,肯定很多bug……大家凑活着吃吧【

 

 

 

 

 

 

 

 

 

一松没有看眼前那个男人的脸,低垂的视线从来没有抬起过。

男人有些紧张地靠近一动不动的他,目光紧紧地盯着一松的表情,似乎怕有什么动静和表现,然后屏住呼吸地伸出手,僵直的手指触碰到了一松的西服。

一松似乎一瞬间僵了僵,但是并没有反抗。他依旧一动不动地站着,连头都没有抬起来,只是默默地盯着地面,攥着手,微微有些发抖。

似乎是得到了认可,男人有些松了一口气。然后他轻轻地勾起了个笑容,温柔地翻转着手指,慢慢地解开了一松的领带,接着一只手试图脱掉对方的西服,然后脱下他的衬衫。

 

接着他的右手就被一把匕首狠狠地刺入,然后在暗处行凶的男人瞬间退到不可见的角落。男人低吼一声松了手,顺势倒在了地上,左手试图颤抖着捂住流血不止的伤口,仿佛意识到什么似的,一瞬间抬起头看向一松。一松惊慌地睁大眼睛抬起头,却没有对上男人的视线。他身子颤抖,嘴唇泛白,似乎知道身后有什么毒蛇猛兽,僵直地不敢往后看。

“一松——~”身后传来另一个男人一脚踹开大门的声音,接着是有着数十个跟班踢踏的脚步声,伴随而来的是熟悉的,带着尾音的呼唤,声音含着笑意,含着平时一样撒娇的意味。

“……阿松……哥哥。”一松扯着干哑的嗓子努力开口回应了一句,然后便一瞬间搂入身后那个男人的怀抱。对方似乎没有感受到自己僵硬的身体,只是像往常一样把头搭在他的肩膀上,然后蹭了蹭他的颈窝,呼出的热气喷在一松的脖颈上,柔软得像只小猫。

然后松野阿松抬起头,在轻轻舔吻了爱人的侧颈后,睁开毫无笑意的眼睛,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那个受伤男人,然后咧起恶劣的笑容,用愉快而诡异的语气询问着——

“喂——我说你,在对我亲爱的弟弟做什么呢?”

 

“……老、老大……”男人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眼神透出的恐慌令他摇摆不定。他看了看被阿松抱在怀里的,看不清表情的一松,还有那个头目眼里透出的那份杀意。他忽然就镇静下来了,他缓缓地平复着呼吸,然后下定决心一般闭上眼吼出自己都知道是遗言的——

“请把松野一松交给我,我爱……”

伴随着一松睁大眼睛的那一瞬间是对方脑袋血浆炸裂的场景。

松野一松止不住地发着抖,他脸色惨白地看着倒在地上的男人,嘴唇嗡动却什么都说不出来,肩头附近那把枪还冒着刺鼻的硝烟味儿,呛得他眼眶一下子溢满了泪水。

松野阿松收回枪,脸上还挂着不屑地笑容,轻率地像个幼稚的孩子。他重新搂回了一松,带着些劝诱的语气好声好气地哄着:“一松,哥哥帮你解决了一个骗子哦,没事了,跟哥哥回家吧?”

“……”一松没有说话,只是在僵直许久后轻轻地挣脱了对方的怀抱。

然后被对方更大力地摁在了怀里,可是他脸上的恶劣的调笑却还是没变,只是更加软下语气说着:“如果想要夸奖哥哥会给你的啦……那种骗子说什么话都不可信的……”

“……才不是。”

“诶?!一松不信我吗?!哥哥我可是长男诶最疼一松了,我怎么会骗我最喜欢的弟弟啊!!”阿松有些不满地轻轻啄了一下对方的嘴唇,顺便舔舐掉了一松已经无法抑制而落下的眼泪,然后轻轻带着他往外走,身后跟着的男人们面无表情地向两边排列开,然后其中一个打开门口早已停在那里的轿车的车门,送着两位上车去。

 

 

 

一回到公寓一松就被阿松狠狠地摔在了床上,随之而来的是阿松欺身上前,把一松整个固定在自己的双腿间,双手分开按在头顶,伏下身子,额头抵着额头,语气亲昵语言恶毒:

“一松不跟哥哥解释一样吗就这样让哥哥生气?哥哥可不想为了一个毫无用处的垃圾生气,所以一松快点说点什么让哥哥我变得开心点啊?”

下身恶意地与对方贴紧,细微的摩擦让一松红着眼睛愤怒地直视着对面的阿松。

阿松看了看对方的表情,轻笑一声然后直起身,自上而下地看着一松:“什么都不想说?”

回应他的是一松的沉默不语并且奋力的挣扎。

尽管在组织里被特训了那么久,格斗方面却永远也比不上他的三个哥哥。他最终还是被阿松面朝下地压在了床上,双手向后扭,摆出一幅极其屈辱的姿态。带着湿意的脸被压在棉被里时,松野一松朦胧地想起了那个刚刚死去不久的男人之前对他小心翼翼和害羞的表情,然后画面定格在那个男人最终鼓起勇气说他是他见过最明亮的星星。

然后一松被一下子扯了起来,落入眼帘的是阿松怒火中烧的眼睛和嘴角的那抹笑:“你一定要在这时候想着别人吗,就那么想惹我生气吗,哥哥还不够疼你吗一松?”

他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就连脸上的笑容也难以抑制住他的怒火,然后自己被迫被他搂进怀里,抬起下巴,接受了他疯狂的吻,他的嘴唇被对方啃咬得十分疼痛,身体被他的双手禁锢着也钝痛难忍。他想要挣扎,虽然知道是徒劳无功,但他总还是想做些什么。结果他却意外地挣扎开来,毫无防备地仰倒在了床上,有些愣神地看着眼前那个看着自己眼睛红红的似乎要哭的男人。

“一松——”还是那个带着尾音的呼唤,却带着微微地沙哑,他似乎想说什么却终于被呜咽哽住只是说出一句名字。

一松没有说话,他抬头看着他,不知道阿松到底要如何。

然后在长久的沉默中,阿松又轻轻地唤了他一声一松,一松抬起头来,看见阿松就那样看着他,声线颤抖地问了一句:“我把整个心都掏给你了你还不够吗?”

一松看着他那个永远对什么都不屑一顾的长男在他面前表情动容,声音颤抖地,一字一顿地询问着:

“你到底还有什么是想要的我能给你的?”

“凭什么那个男人几句的夸奖几句的爱意就能把你拉走啊?!”

“凭什么我做了那么多你却那么轻易地放弃我啊?”

“你到底还要哥哥我做什么啊……”

“如果我今天不去你是不是就真的……跟他走了?”

 

一松在之后很多年都没忘记当时阿松在问出最后那句话时快要哭出来的眼睛和语气里满满的不确定,无法忽视的害怕以及小心翼翼。他能看出阿松极其害怕听到他的回答,却又怀着一丝丝的期待。他忽然觉得他似乎从来没认清过他的长男到底是怎样的人。他曾经一直以为他是五个兄弟里最了解大哥的,因为大哥从小最疼他,最担心他,也最……喜欢他。他什么都没有瞒他的大事,那些秘密一松都知道,他心里想的自己也知道,他对什么人是什么态度,对未来是什么规划,对别人是什么安排,一松都知道。

就连当初他对自己的喜欢和告白,也从未对自己隐瞒过。

但现在一松却想不明白了。

眼前这个男人似乎有些超出他的预想那样不坚强,也比他想的还要喜欢自己。不可否认他的确给了自己无数想要的东西,虽然那些通常都伴随着痛苦,压抑,和无法逃离的那份悲伤。但他的确还是爱自己的。虽然自从变更身份,从此在刀尖上舔血的时候,所有人似乎都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从前的阿松,和那个男人在夸奖自己的时候简直太像了。一松甚至恍惚地想:就这么接受他吧,也许他也可以代替以前那个阿松活在自己身边,仿佛自己还是从前的自己。

但是他死了,和当初一样,阿松自己把那个自己扼杀了。

毫不留情面地,无情地射杀。他让一松看清楚了他究竟多想占有他,这份让自己安心的爱依旧带着让自己悲伤的一面。

一松忽然就想笑了。

他到底在做什么啊……

他在对这个把什么都给自己的男人做什么啊……

无论是多么多么的不安,无论是多么多么的怀念,无论是多么多么厌恶现在的自己,无论是多么多的想要自我厌弃,无论多么多么的想要回到当初阿松对自己那份感情——

可是无论是怎样的多么多么,他还是爱自己的,他甚至比以前更爱自己。

 

一松撑起了自己的身子,他缓缓地靠近阿松,对方愣愣地看着他,在他主动的靠近时,露出毫不掩饰的惊诧而不可置信的表情,却往后不自觉的退后了——


他想逃了。


一松瞳孔剧烈地收缩了一下,然后他扑上前,伸手想拽住这个在面对一切时却胆小如鼠的男人。

 



我不会再寻找了,那些你曾经的影子。


 



因为即使是现在的你,我也永远不会离开的。

 

 

 

 

END



评论(4)
热度(79)

© 和智智喵一起咩咩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