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小蓝担,AZ奈因中毒

【paka松】Parallel Paradise【1】

*这是一个说不清的脑洞,而且开头会很无聊

*因为写得毫无斗志所以看着跟草稿一样破绽百出

*这章开始,就有伏笔

*我已经想好结局了,一切会在结局说清,但是会不会写到底我没信心……应该会有很多bug无法解释

*感情和战斗描写苦手注意

*不知道会写多长……

*OOC,OOC,OOC,不是谦虚,我说自己ooc是真的ooc,特别是开头,后面也许会好一些

*不能明确写出设定,文里的设定也请不要轻易相信,所以这篇是不是架空,我说不清楚x

以上√

 

 

 



Parallel Paradise





你若是想听这个故事,你尽可去听。

只是这个故事很简单,也很荒诞。

不要过度相信这个故事的真实性。

因为,

这只是一场巨大的阴谋。

 

 

 

1.

 

    

一松醒来的时候被头顶透过陌生树丛的阳光差点晃瞎了眼睛。

他微微呻吟了一声,揉着隐隐作痛的头部慢慢地撑起了身子坐了起来。

这是一片陌生的树林。周围荒凉的样子都让一松无比确定他绝对没来过这里。身上穿的是奇怪款式的衣服,不是帽衫也没有帽子,让自己缺失了不少安全感。

他闭着眼睛皱眉想了一会儿,确定自己没记错:在沉睡之前,他被阿松硬生生拉着出去顶着夏天火热的太阳去玩小钢珠。恰好还是盛夏的大晴天,刺拉拉的光线逼得一松闭上了眼睛,懒洋洋困呼呼地不想看路便自暴自弃地被阿松扯着向前跑。

阿松也似乎知道他的不快,若是上台阶什么的便会停下来,然后说了一句:“要上一阶台阶了哦。”接着抓住一松的手腕一把扯了上去。

那么麻烦就别带我出来啊……

一松模模糊糊地想着。

后来的一切已经记不太清了,自己实在是太困了,在店里直接就靠着阿松的肩膀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诶,一松要睡了吗?……”

“……别睡啊我还没准备开始呢……”

“一松……”

“一松……”

半睡半醒的时候阿松还呼唤过自己,可自己实在抵抗不住铺天而来的睡意。

一松抬起手看了看自己过于纤瘦,骨节突出的手腕,它有着整天宅在家不出门极少晒到阳光的青白肤色,沉默了一会儿,一松毫不犹豫地咬了下去。

恩,有疼痛感。

他甩了甩带着深深牙印的手,利索地站了起来,很快速地接受了自己处于一个并不认识的地域的现实。

“垃圾也可以随着风随风飘去哪里,反正都是垃圾。”

他无所谓地想着,然后向前摸索着试图走出这片树林去。

 

 

一松没想到走出这片树林就可以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小城镇,可以隐约看出城墙是老旧的石块砌起来的,做工粗糙但是看着很坚实。自己站于半山腰的高度,可以清楚地看到底下大路上货物运输繁忙的样子,商人们穿着和自己款式相似的服饰,披着头巾,穿着麻布衣服,踩的是皮质的简单皮革鞋或者是麻绳编制的草鞋,偶尔还带着佩刀,而且令自己惊讶的是,工具都是马,骆驼和板车。

这是什么年代?一松皱着眉,想着不管怎样先进城看看。

 

他轻快地跑下去,对早已产生自己身体机能改变的疑问埋在心里,反正也不是什么坏事,目前的状况,能少想一件麻烦事就少想一件。毕竟是在一个陌生的社会,可能甚至是在一个陌生的时代。

一松感觉到自己出乎意料的冷静,在一开始必然的慌张后,剩下的却都是冷静和坦然。奔跑途中隐约想起阿松在某一天其实说过:“一松很有社会常识嘛,啊呀以后出社会都不用哥哥我担心了。”

一松的眼神微微失了焦。

那如果知道我现在的处境的话,阿松哥哥会担心我吗?

 

 

 

 

城里的风景比一松想的要平和,让他暗暗吐了一口气。当时看到佩刀的时候心里一凉,总感觉身处的环境比较危险,但是街上都是戴着头巾穿着麻裙的妇女还有淳朴的男人在贩卖物什。

一松走在大街上,偶尔看看街边的摊位。他摸过自己的口袋,确认是没有钱的,还好他是少食派,少吃一点并不会饥饿,而且处于陌生的环境,对于周围的警惕远大于自己对于饥饿的敏感。

街上摆着不少摊,路人却并不算多,偶尔会有调皮的孩子咬着糖果,举着风车嘻嘻哈哈地跑过来,甚至撞到了自己,手上咬了一半并且已经融化的糖果黏了一大块糖浆在自己衣服上。小孩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凶恶得要命,一松楞了一下,但是下一秒看见的却是他和煦的笑脸。他嬉笑着跑开,后面一个妇女踩着焦急的脚步迎上来,一松猜测是孩子的母亲。果不其然,对方在自己面前站定后不停地鞠躬道歉,并且慌忙地弯身稍稍擦拭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发现无法轻易清理之后便直起身带着歉意的笑容说:

“对不起啊这位年轻人。”妇女有些无奈地看着跑远的小孩,“我家孩子给你添麻烦了,他实在是太皮了点……”

“……没事。”一松没什么表情地回答。

“但是糖浆这种东西……诶,看你你这衣服也必须得洗了,要不去我家暂时换一套我丈夫的,我把你身上那套洗了晾干再还给你吧?”

“不用那么麻烦……”一松皱了皱眉,绕过妇女想走。

“可是年轻人……”妇女有些焦急地唤着他,“真的很不好意思,请让我帮助你吧,我会带那个孩子来道歉。”

“……”一松没说话,只是低着头定定地看着那块糖渍。

“……年轻人?”久久得不到回应的妇女有些尴尬地用围裙搓了搓手。

 

“恩?你在这里啊宝贝~”身后突然传来一声轻快的呼唤,语气轻佻而又温柔地令一松突然睁大眼睛,愣愣地站在原地没有动弹。然后一只手就熟络地从后面拥上来,来人的身子向前紧贴在了一松身上,两人脸贴着脸。对方脸上不出意外是熟悉的坏笑:“干嘛走那么快嘛,我都跟不上了。”说完笑嘻嘻地整个抱住对方,还在肩头蹭了蹭,极其亲昵的样子。

 

一松没有回过头看他,这声音和语气化作灰他都能认出来。

 

是阿松。




-TBC-

评论
热度(40)

© 和智智喵一起咩咩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