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小蓝担,AZ奈因中毒

【paka松】《网·番外》oso视角

《网·番外·长男视角》

 

 

1.

 

我是松野家的长男,我叫松野阿松。嗯哼,是个对得起长男身份的好哥哥哦。

哈哈哈其实也不算很好啦,今天就大方地承认吧,恩,只是有点开心,哦不,是很开心。

 

 

今天我喜欢的人主动要求和我在一起了。

而且我们还接了吻。

虽然说被他主动要求交往感觉自己有点怂,但至少接吻是我主动的!

但还是很开心,开心到马上就想花光自己口袋里和轻松口袋里所有钱去玩小钢珠来庆祝。虽然一松肯定无所谓,但是我还是忍住没出门,因为想把钱省一些下来给他买猫粮去喂猫。

这样他一定更开心,也许比我还开心。

哦不,他不可能比我还开心的。

 

 

毕竟我已经喜欢他喜欢了那么那么多年了,哈哈。

 

啊啊,说实话我对这段感情当初真的是完——全没有信心的。

肯定的嘛,不说他是和自己一样的性别,也不说一松的性格有多么烦地要去理解和体会,更何况他还是自己的兄弟诶。

真的。

 

一点信心都没有。

 

 

 

但我还是想试试。

 

 

 

2.

 

   

说实话我喜欢上他的这份感情我当初确认了很久是不是一种哥哥对于弟弟照顾的责任感和习惯。因为我真的很害怕这种结果。

我的确是因为哥哥的身份开始关照一松,因为他的性格而更注意他,这样的并不是我一个人,轻松也这样,空松甚至更加明显地顺着一松走,即使作为哥哥被欺负也不在乎。大部分安慰他顺着他理解他的时间,内心都在不耐地说着好烦啊好烦啊好烦啊,虽然是关爱弟弟啦,但是太过分太频繁也会很烦躁吧。

明明是这个样子的。

明明本来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不过似乎就是那一次,一松的情绪很久都没有恢复回来,我当时小钢珠和赌马输完了钱,心里烦躁不已,本来懒得理他,顺势安慰了几句还是没什么用。他的阴沉似乎感染到了我,让我最终不耐地冷着脸说出:“那随便你吧。”这种不负责任的话就下楼吃饭了。

那晚那顿饭一松没出来吃,空松有些担心问我怎么了,我也心烦气躁食不知味,随便填饱肚子搁下碗筷说没事我去看看,估计还在闹别扭呢。为了让大家信任我憋出一个平时的笑容说着我可是长男呢交给我吧之类毫不靠谱的话。

嘛,去道个歉吧。

作为兄长还是要大度一点的。

 

然而上楼的时候一松已经不在房间里了,我想了想,就去了屋顶。

啊,果然在偷偷哭呢。

看着那个背影我心里就是这个想法。

 

我唤了他一声:“一松。”他转过头看我,凭借我良好的视力和屋里透出来的明亮的光可以发现脸上没有泪痕,但我确定他哭过。

我爬了上去,半躺在他旁边,头枕着手,侧头笑嘻嘻地看他:“哟,哭鼻子啦?”

“……才没有。”他没有回应我的视线,只是把脸埋进膝盖里,闷闷地回了一句。

“我不会笑你的啦哈哈哈哈哈……”我半起身,凑过去在他耳朵边特意笑得很大声。

“你明明已经在笑了!!!”

“嘛憋不住嘛……所以你果真在哭啦?”

“都说了没有啊!!!”

他转过头来怒视着我,因为羞耻而眼角泛红,耳朵也是。我楞了一下,然后摸了摸鼻尖,眼神飘去了别的地方,就是不太敢正视他。

 

 

“哎呀,对不起啦,一松。”我能感受到他在看我,但是我没有回应,我装作看着天空,躺回了屋顶,双手交叠在脑后,看着很惬意轻松的样子。

然而我知道我心跳得比谁都快。

我不知道为什么。

 

“这次我也不好啦,心情不好正好逮到一松发脾气,不过一松也不对哦,这次竟然也闹得那么久,还不吃饭……”说着我不由得埋怨地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还在愣愣地看着我,我反应了一下连忙收回视线,“……所以说一松也有错哦!那这样我们就两清了吧……这次就原谅哥哥我哦?”

“……”一松沉默了一会儿没什么动作,我逞强着不敢去看他,看他平时谁都不怎么正眼瞧的样子却专注呆愣地看着自己会让自己莫名地开始浑身焦躁,不自在,坐立难安。我不知道是怎么了,其实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这种感觉持续了很久,在和一松相处的时候渐渐变得严重,直到后来一发不可收。

后来我感觉到我的袖子被一只手拉住轻轻扯了扯,伴随着一句轻声的:“对不起。”我知道我们和解了,我鼓起勇气转头对他笑,然后看到他也对我展现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那个笑容我至今都很清晰地记在脑海里,和那种感觉一起存留至今。

 

不过感谢后来我终于在很久很久的木讷和懵懂后知道了,那就是心动。

 

3.

 

    在终于搞明白我对一松是什么感情后,我想着,能不能更进一步。

    我承认我是自私的,在这种恋情面前,两方要承受的都不是一般人能背负的,我却还是想要自私地把一松拉近这片地狱里。

因为我不甘心。

我开始尝试过接着以一个普通长男的身份照顾他,享受着兄弟其乐融融的场面。看着轻松揪住锻松的要害进行吐槽,空松依旧随着一松欺负他,只是哭丧着脸却并没有反击,十四和平常一样从后面整个抱住一松,咧着嘴巴笑嘻嘻地看着大家。

像从前一样。

像从前一样。

 

 

一点都不一样。

不知道为何这些小举动在我眼里都变了味道,我觉得轻松和锻松的大闹总像是暗示着我什么,空松看向一松的眼神也不知为何深情了许多,而十四只是笑着,然后收紧了抱住一松的手臂。

然而一松只是面无表情地接受了这一切,有时候脸上会露出恶劣的笑容,而更让我感到害怕的,是眼里的笑意。

啊,好像就我一个在这里痛苦着,就我一个在这里嫉妒着,就我一个在这里难熬着。

就我一个。

就我一个。

 

 

我不允许。

 

 

我开始了我的计划,一个一松的捕捉计划。

他是最需要照顾的一个人,那我就让他在生活上彻底依赖上我。

我开始刻意地寻找一些契机来让我安排一松的生活。他不是一个生活精致的人,甚至很随性,偶尔会乱丢脏衣服并且忘记去洗。我会趁他不在家把他们全部收集起来,然后洗干净晾干,如果他没注意就再收回来,折叠好放进衣柜里。

还有他的逗猫棒,明明是很重要的东西。我有好几次看到一松很着急的寻找,最后还是兄弟们帮他找到的。我会在他又丢在他没意识到的地方时好好给他收起来,放回原处。接着还有零食。一松虽然是个宅,但却意外的是个少食派。估计有省钱攒猫粮的习惯,很少看他吃零食,但是他还是有固定的藏匿零食的地点的,我全部都知道。因此我会定时做零食的补充,在他毫不知情的时候。

在持续了四个月后,我发现我帮一松洗衣服,放逗猫棒,买零食的次数有些明显的上升了。到后来甚至变得频繁。

我当时差点止不住地放声笑出来。

我知道我成功了。

 

   

可这似乎并没有什么用。我还是无法感受到一松对我更多的依赖,他还是和他们一样地打闹着,一样地和我说话。

什么都没改变。

有一天我照例抱着他的衣服站在洗衣机前面,想把脏衣服放进去的时候低头看见满眼的紫色突然有些愣神。

这一切到底有没有意义呢。我呆呆地站了很久,但还是没有想明白。也许这最终也只会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其实一开始就毫无希望可言。

但是自己还是想坚持。

看到一点希望后再也无法抛弃这个人。

然而之后的一段时间内,我感受到了一松对我的抗拒。我发现他会特意地去清洗自己的衣服,整理自己的东西,然后买了一包一样的零食装模作样塞给我说是分享。

啊,其实一松才是最容易和人相处的那个吧。

因为他什么都看出来了。

 

意识到这个的时候内心充满了恐慌,总觉得心底最最深埋的秘密被自己最珍爱的人也是最不能看到这个秘密的人扒了出来,让这肮脏的东西见了不可见的阳光,然后他背对着光,朝我露出了令我动容的表情。

要放弃吗?

要放弃吗?

要放弃吗?

放弃吧。

 

 

 

 

不。

我听见我在心底依旧哭着说我喜欢你。

 

 

 

 

4.

  

最终我还是觉得我该搏一次,哪怕一次就好。

那天傍晚我鼓起勇气喊住远处的一松,向他提出一连串的问题,我在努力试着引导他,让他想起他所不自觉依赖的我。

然而我终于带着点小心翼翼地问他:“你究竟该找谁依靠呢。”的时候,我看到他一瞬间僵住的表情。

 

啊,果然是失败了。

我真是一个没用的哥哥。

 

    恩,也只能是哥哥了。

    

   

    回到家后我能感受到一松心情很不好,我知道是我的错。

我跟着他上楼,然后装出一副嬉皮笑脸地硬生生地挤进去。我能看出他的迟疑,他并不欢迎我。

但我不在乎了。所以当他问我阿松哥哥有喜欢的人了吗的时候,我即使难受到被扼住了咽喉难以呼吸,我也转过头努力笑了笑,说了一句:

“没有哦。哥哥没有喜欢的人。”

我已经做好了一切将这段无果的爱情扼杀的准备。

 

 

但我还是想要告诉他我是怎样的心情。

我怎么注意到他的。

我怎么看待他的。

他在我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我想让他真真切切地体会到。

 

 

我想把我的一切告诉他。

但是如果他不想听我亲口说出这种就是我对你全部的喜欢,我就会努力地埋在心里。

 

 

 

所以,当他激动地抓住我的手,迫切地质问我的时候,天知道我的内心是多么的无措,然后是狂喜。

我简直是无法控制自己去拥抱他,像无数次我所幻想的那样,用我的双臂,紧紧搂住对方的身子,将他摁在怀里,死都不让他离去。

我听见他在我耳边喘着粗气,身子微微颤抖着。我知道我力度很大,但我完全无法控制自己,我只能一遍遍在心里说,对不起,对不起,然后更加用力地拥抱他。

在他问出你有喜欢的人了吗的时候,我忍不住吻了他。我记得技巧生疏,他的动作也很生硬,尽管这个场景已经在我梦里出现过无数次,我依旧无法好好完成。在现实的交融中,我就是一个拙劣地小丑,我笨拙地亲吻他,灌注我全部的感情。

我们亲吻了不算很久,因为他扯着我的领子把我推开,我和他都喘着气,眼神定定地看着对方,我突然觉得好害羞,别过头去,慌张地拿了纸巾,然后笨手笨脚地擦拭着我和他嘴角残留的痕迹。

 

 

“阿松哥哥。”

“……恩?”

“我们交往吧。”

 

我的动作僵住了。

我抬起头看他的眼睛,他没有回避我,也只是静静地回视着我。我的手还攥着沾了我们唾液的纸巾,也许它也浸湿了我手里冒出的汗水。

 

    

    


    我说:“好。”

 

 

 

-END-




评论(9)
热度(106)

© 和智智喵一起咩咩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