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小蓝担,AZ奈因中毒

【paka松】《网》

《网》

 

 

 

    你似乎总想引诱我去落入你的陷阱。

    步步为营。

 

1.

 

一松最近感到很烦躁,原因是他们家的长男开始很关心他的另一半的事。有时候蹲在街边小巷子口,明明只想好好喂个猫粮,可旁边跟出来的阿松总是时不时扯扯他衣服然后笑着问他刚才走过去的女孩子如何。

“……什么我刚才在喂猫没看见。”

“哎呀就是那一个啊,还没走远呢。”

“……看背影还不错。”

“嘿嘿,我就知道你喜欢这一类型。”松野阿松嘴角咧得更弯了,从上向下俯视一松的表情总带着些得意洋洋。一松侧头看了看他的笑脸,然后转回视线,把剩下的鱼干洒在了地上:“你怎么突然开始在意这个了啊,我还以为你会说你喜欢这一类型的。”

“嘛……”阿松伸手摸了摸鼻尖,“毕竟一松可是我最担心的弟弟了嘛。包括女朋友方面哦。”

“又没什么可能。没有女孩子会喜欢我这样的。”

“什么事都不绝对嘛。你看十四都收到女朋友的来信了诶!”阿松站到一松旁边蹲下,扭头笑嘻嘻地伸手扯了扯对方的脸,“而且我觉得一松也不赖啊,我就很喜欢。”

“啊,真的吗。”心理有些被夸奖的小雀跃,一松有些忍不住地想笑。

“当然。”温柔地拍了拍弟弟的头,阿松没有再说话,只是看他小心地抚摸了那只过来吃食的野猫柔软的毛发,眼睛眯起来很舒服的样子,再说了句:“再见”之后起身准备离开。

阿松从后面跟了上来,热络地拢住一松的肩头,神秘兮兮地凑过去,带着不怀好意的笑意:“怎么样,要哥哥我帮你去要电话号码吗?”

“嘁,你别再被打一顿还要到空号就好了。”对方毫不在意自己的亲近,一脸无所谓的态度。

“哎那就是个意外……!我可是长男诶!”

“……这和你是不是长男并没有关系。”一松露出了一些嫌弃的表情。

“什么嘛我这可是对弟弟的关心诶!”

“才不需要这种无谓的关心……”

“哦~肯定也是因为和轻松一样的处男情结挡住了你前进的欲望吧!”

“闭嘴啊混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总是要身边找个伴的嘛。”

“十四找到女朋友有那么刺激到你吗你怎么变得那么神经质混蛋。”

“诶诶诶诶明明是激发了哥哥对弟弟的关心哦!!”

“滚吧。”

阿松松开了搂住一松的手落在了后面。身后传来一连串止不住的笑声,一松气愤地往前走去,内心念叨着该死吧去死吧垃圾长男之类的诅咒。

 

天都暗下来了,抬头看时天空已经开始聚集了不少看着像被扯向西边的红云。自己背着光走,影子也被拉得很长很长。

差不多要日落了,这样回去差不多能赶上饭点。

 

 

“呐我说一松。”

 

阿松不知何时已经停止了嘲笑,声音从后面向风一样窜上来钻进一松的耳朵里。一松转过头去,看到阿松站在后面看着自己,脸上带着属于他的笑容,带着点痞气,可惜夕阳的余晖从后面扑过来,似乎把他整个埋了进去,看不清他的具体的五官和神情,反而显得有些深情,让人不安。

一松眯起了眼睛。

 

“我是说认真的啦。”

松野阿松双手插在裤袋里,身形挺直,双眼定定地看着站在对面的自己的弟弟。一松被盯得有些发憷,搞不清对方到底要做什么。

“你看,和你关系最好的十四都找到女朋友了哦。”

“一松肯定以后会更孤独啦。因为十四有女朋友要陪啊。”

“所以哦,好好想想吧。”

 

 

阿松似乎扬起了更加狡黠的笑容,可却被夕阳吞噬磨去了大部分的棱角,难以猜测真实的心情。

 

 

 

“你究竟该找谁依靠呢。” 

 

 

 

 

2.

 

 

说实话一松想过这样的问题。

虽然说自己是个很称职的啃老族,可是偶尔也会想当自己长大以后,爸妈都不见了,留下的财产兄弟们也都花光了,事情会怎么样呢。

啊阿松肯定没什么问题……总觉得会应聘个公司职员,虽然肯定不会特别规矩也总是抱怨,但却觉得是最有前途的一个。

空松那个混蛋……虽然不想承认,但总觉得如果认真去做事,会很有担当。总感觉这样的男人也会比较吸引女孩子喜欢吧。啊混球不可能他怎么会找到女朋友呢呵……

轻松应该算最靠谱的一个了吧,当初也说要脱宅去认真工作,抚养名额争夺的时候也是最讨妈妈欢心的,总是能抓住一些弱点进行攻击呢,明明是个追星宅……

十四松某些时候其实很上道啊,女朋友竟然也是最先找到了,总有一些地方很出人意料。

啊锻松也是,当初也是他先开始在星巴克打工,可以去参加联谊,虽然被我们破坏了……也会去健身,登山……总在过比我们有意义的事。

 

那我自己呢?

 

一松低头审视着自己的双手,看到它们因为总是宅在家里缺少阳光底色有些泛白,不太做家务做工作也显得比同龄人细嫩,因为会经常去小巷子摸索,找自己的猫咪伙伴所以不算特别干净,但也是会和兄弟们一起洗澡清洗所以并不脏兮兮,为了不伤害到猫咪把指甲也剪短了,但是却并没有多大力气也没有多少灵活,总感觉和自己一样并不能做些什么。

我自己在那样的情况下怎么养活自己呢?

   

    “你究竟该找谁依靠呢?”

 

阿松的这句话又窜入自己的脑海,那种找不到支撑和着力点的无助让一松内心有些恐惧和无措。无论尽力想了多少种可能,最后的结局总是五个兄弟各自奔波,互相越来越远,他们以各自的方式向上攀爬三辈子的距离努力达到顶点,而自己却还是位于起点的附近,不曾迈开更大的步子,甚至渐渐后退,比起点还要深入社会的最底层。

自己也许还能堕落到更深的地方去。

甚至有着这么消极的想法。

可是除此之外自己似乎也做不了什么,身边的一切都无需自己担心,有爸妈的房子住,口袋里也有固定的零花钱,足够自己买零食和猫粮,况且自己并不怎么爱吃零食,衣服的话总穿着大家一起买的套装,不太会像空松和锻松他们那样会买不少自己的衣服,出去玩的话也只需要步行出门就好。

自己所需要做的,也就是如何打发无聊的时间。

不过除此之外的事呢,自己能做什么?

有什么是自己能做的吗?

有什么是自己做不了的吗?

为什么做不了呢?

 

 

为什么,什么都做不了呢?

 

自己,还能依靠谁呢。

 

他又回忆当时阿松将这句话的时候的表情,他想起他们之间弥漫着漫天的红色。他觉得有些窒息,难以喘气,他感觉对方即将融入这个背景而自己也将逐渐被红色亦或是对方侵蚀。最后沉默许久然后阿松在夕阳的余晖下朝自己伸出了手说了句回家吧。自己看着他,然后浑浑噩噩得独自转身,没有去在意身后的那个,只是内心涌起一种强烈的不自在,接着惊慌着向家里跑去。

拉开门的一瞬间看到兄弟们惊愕的眼神,然后问自己怎么了表情有些难看啊。自己喘着粗气,只是大步大步地跑上楼。

 

好危险。

感觉要被吃掉了。

 

 

 

 

3.

 

 

当十四松上楼叫自己下去吃饭时,一松还是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无用以及当时那份不自在和害怕究竟如何而来,他只能收拾了更加抑郁的心情下楼,走到客厅。大家都已经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了,自己那边也摆好了碗筷,不远处的阿松看到自己露出个笑:“东西都帮你摆好啦快点吃吧,不然十四就都要吃完了。”

一松慢腾腾地坐了下来拿起了碗筷,自己喜欢的菜都幸运地摆在距离自己很近的地方,吃得很舒心,之前的不开心也散了不少。

吃饭中途轻松忽然开了话头:“说起来,十四松,你那个女朋友给你写信写了什么啊?”

“是啊是啊好在意!”锻松撅着嘴巴一脸不开心。

“哼,不说我也能猜到是什么,毕竟我可是一个能读懂女人内心的敏感的BOY。”

“臭松闭嘴好痛。”

“诶?……”

“呜哇对哦都差点让你逃过去了十四松快说!”阿松也嚷嚷着要听,一副很积极的样子。

“诶?没有什么哦。”

“骗——人——十四松哥哥肯定是不想让我们知道!”

“诶没有骗人哦。”

“喂肯定写了什么吧!”

“没有哦。”

“呃……我低估了十四松耍赖皮的能力!”

“呜哇不要啦我要知道十四松哥哥的女朋友写了什么啦!”锻松举起双手不满地抗议。

大家都吵吵嚷嚷的,一松站起了身,说了一句:“我吃完了先上楼了。”

“诶一松不感兴趣吗?!”

“没什么感兴趣的。”

“什么我还以为一松哥哥最想知道了!……所以说到底写了什么嘛!”

“不告诉你哦。”

……

一松看了看嘈杂的场景,转身上了楼。当进了房间想关门时,门却被另一只手硬生生拦住了:“哎呀抱歉抱歉啦,让我也进去。”门外探出的是阿松的笑脸,一松迟疑了一下,然后松了手,任阿松进来关了门,坐在自己旁边。

 

“呐一松。”身边传来阿松的声音,一松转过头看却发现对方并没有看自己只是看着前方,透过窗户看出去只是一片黑黑的天空,连颗星星都没有。

一松没有应答,但他知道阿松知道他听见了,所以阿松接下去就问:“今天傍晚那个问题,其实不用想太多。”

一松发现这次阿松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看到自己在看他,阿松继续讲了下去:“我没什么意思,只是突然想到,啊,十四松找到女朋友啦,那么一松会不会有点寂寞呢。”

“然后我就想啊,也许一松也会想我一样羡慕十四松呢,想要身边有自己喜欢的人。”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继续转过头去看着天空。

“说实话我真的很羡慕十四松,哇平时最不靠谱的人竟然最先脱单了,哥哥我却还单着,好心痛啊,我喜欢的人完全没看到我诶。”

“阿松哥哥有喜欢的人了吗?”

“……”似乎因为被打断有些没反应过来,阿松突然沉默了下来,一松有些奇怪的看着他,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突兀,正想道歉,却看到对方突然转过头来朝自己轻轻笑了笑:

 

“没有哦。哥哥没有喜欢的人。”

一松看着阿松楞了一下,阿松看到他的表情,没说什么,只是转过头去,自顾自地往下说:“既然哥哥的幸福总感觉无法完成了,所以伟大的哥哥我就想,该做些什么呢,总要挽回长男的威严呀。”

“所以我就决定帮自己,也帮弟弟们幸福,关注你们的终身大事啦。当然,最先开始的肯定是一松了!”

“……所以说为什么是我啊!!”

“嘛,因为我最担心一松了啊……”阿松句末那句绵长的尾音总带着些奇怪的感觉,一松感觉有些说不出的不自在,“因为一松你是最脱离社会的一个哦,在家里哥哥们总是罩着你,总是额外长个心眼多照顾着你。”说到这里阿松伸出手来,轻轻揉了揉一松的头发,力道不大很温柔。

一松低着头,任阿松摸着自己的头发,听着他继续说下去:“……刚开始总觉得性格很糟糕呢,出奇地别扭,难沟通,心里想什么都憋在心里,甚至有时候想:诶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弟弟……”

感受到一松心情逐渐的消沉阿松轻轻笑了一声:“可是啊,一旦相处久了,怎么办呢,哥哥的目光再也离不开一松啦。”

“虽然是个傲娇,总觉得有时候得吃些苦头才能长记性,把话好好说出来,可这么干的时候总是不舍得。”

“总觉得,哎呀,不小心打击了对方怎么办呢,看那生气的样子,一副很悲伤的表情呢,哥哥被那种眼神注视可是有些心疼呀。这种……”

一松感觉内心的那股奇怪的不自在越来越庞大了……他抬头看着阿松的侧脸,对方没有看他,只是收回了手,往后躺在榻榻米上,讲着回忆的时候眼神空荡荡的却莫名透着开心的感觉。

“这种?”

阿松又沉默了。一松觉得这次自己的长男沉默的次数变得多了起来,他听着他的想法,脑海里浮现出各种平时生活的样子。

他的确是注意到的,无论是吃饭时摆好的碗筷,无论是藏匿东西的地点永远有不间断的零食让他以为是兄弟的零食被自己发现然后开心地私吞掉,无论是自己随意丢弃的脏衣服总是莫名地被洗干净晒在外面地晾衣架上,亦或是自己的逗猫棒无论被自己忘记在哪里最后总会被好好收藏在原来的地方。

可是他知道这不是空松做的,不是轻松做的,不是十四松做的不是锻松做的。他从没有说过在半途忘记带钱包回家后看见那个人抱着自己的脏衣服,呆呆地看着站在洗衣机前很久,当时自己的内心也充斥着这种不知名的不自然。他默默抗议过,比如好好把脏衣服收起来及时洗掉,每次都好好地把逗猫棒放好,在发现新的零食后买了一包一样的装作分享一样塞给对方……

但他发现一切都是徒劳,那种依赖别人的最坏的习惯已经被牢牢地烙在他的灵魂里,生活里,无论他多么记着洗衣服,买零食,整理东西,到最后总是功亏一篑地撒手,无意识地又变了回去。这个恶魔总是在偷偷地让自己习惯于依赖他,渴求他,然后在今天傍晚,终于说出了他最最真实和可怕的目的——

 

“你究竟该找谁依靠呢。”

 

他终于知道那一份不自然究竟是什么,因为当他以为他会因此满心惶恐时,他却惊恐地发现他竟然只是一股难以压抑的解脱的快感,那份被囚禁着不愿说出口的豁口被对方强硬而仓促地打开,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他没有额外的心思去关心阿松到底怎么了,他被内心的那种不自在充斥得浑身僵硬,可却又总是不受控制地去注视他,去猜测他。他似乎体会到了当初阿松藏匿着他自己那份不可告人的情感时内心的那种惶恐兴奋与激动。一松偷偷看着他,看着他想说明却说不出口的寂寞样子,看着他对自己喜欢他毫无希望的可怜样子,自己忽然很想笑,为什么呢,明明是他自己憋不住打开了那扇无法关闭的大门,他却又顾虑太多而退却,明明自卑的是自己。

他究竟在想什么的?

他究竟要我做什么?

他究竟想要什么?

他究竟。

想不想要我?

 

一松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难控制,他有些颤抖地伸出手,缓缓地,但又牢牢地握住对方那只略带凉意的手。

阿松有些惊异地看过来,眼神里飘过数千种的不确定与欣喜,更多的是迟疑。

“你,一步一步地想把我抓住。”

一松揪着自己的领口,逼迫着自己将字一个一个吐出来,他感觉自己的冷汗已经湿透了自己的帽衫,但自己的手却是干燥的。

“为什么,到最后,你却不肯收网了呢?”

 

 

他看着阿松的眼神里飘过数千种的不确定与欣喜,更多的是迟疑,然后,固定在了一抹决绝里,他有些止不住笑容地看着自己的长男抬起双臂,然后把自己紧紧地拥入怀里。

 

“所以呢,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回答他的是一记深刻而热烈的吻。

 

 

 

 

 

-END-

评论(8)
热度(223)

© 和智智喵一起咩咩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