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小蓝担,AZ奈因中毒

【APH/朝耀】暗恋

亚瑟有些焦躁。

他拖着自己的行李箱从信息咨询台离开,步伐有些凌乱。刚得知因为天气问题自己的航班可能延迟,是否会取消还不得而知,所以他得待在那个毫不舒适人流拥挤的候机室里度过一段不知道多久的该死的时间,等着确切的一个消息。这让他的心情一下子低落到了极点。

Damn it!

亚瑟心里恶狠狠地骂了一句。

他提着自己沉重的行李箱搜索着大厅的空位,正好是节假日最后几天的返航,机场人实在是多得要命,中途和众多人碰撞了肩膀和箱子,说过数句“sorry”,后来索性忍着火气看了对方一眼点了个头表示无碍。

终于,在众多的人群里亚瑟发现了一个离自己很近的座位上,原本坐着的人人刚刚离开,他便大步流星地走过去,毫不客气地坐了下去。

呼。

不顾周围一帮没抢到座位的不甘的眼神,亚瑟表示自己终于松了一口气可以逃脱久站腿疼还和别人过分接触的地狱。他有些后悔地看着自己的高档皮靴,他让自己的脚忍受了煎熬。

早知道穿运动鞋了。亚瑟心里这样想。

“Excuse me,sir?”身边传来有些小心礼貌的询问,口音不是很纯正但是很流利。亚瑟·柯克兰转过头,看到自己右手边座位上的人正在有些紧张地看着自己,似乎是跟陌生人说话有些不习惯。

是个很漂亮的亚洲人啊。亚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样。

对方皮肤不像欧洲人那么白,然而却很白润,有着一头乌黑的头发,两边刘海有些长,额头上的额发往后梳,同后面的头发用发绳束在脑后。虹膜不是纯黑,而是温柔的琥珀色。

亚瑟对于温润的眼睛很有好感,对方柔和的模样让自己有些舒心,所以他耐下性子回问了句:“Yes?”

“Umm I am sorry to bother you,but you are sitting in my bag……”王耀有些尴尬地扯了扯被亚瑟压住一角的背包,脸上有些勉强的微笑。

“Oh sorry.”亚瑟连忙微微起身让王耀把背包抽走,双脚受压又感到一阵难耐的疼痛,让亚瑟的脸瞬间有些扭曲。

王耀有些被对方的神情吓到,虽然是对方无意坐到自己的包,但是看对方似乎情绪很焦躁的样子,便安静着一动不动,不敢说话了。

机场里的人散了一些,很多人改订明天的机票,提着大包小包走出机场准备坐taxi或者underground回家睡觉等待明天。估计也大多是因为受不了等待和拥挤的氛围了。

亚瑟无所事事地等了一会儿,改订机票和回去重新订酒店略嫌麻烦,最重要的是脚底的疼痛让他暂时不想起身。双手抱胸四周看了看,不经意瞥见了对方手里拿着机票,目的地是“Beijing”。

“你是,中/国/人?”为了打破无聊而尴尬的气氛亚瑟用自己不算熟练但也不错的中文询问着,王耀愣了一下,然后用标准的普通话有些开心的回复:“是的先生。”脸上是一个大大的笑容。

在异地听到自己的母语总让人感到略微的兴奋。

亚瑟有些呆愣地看着那个明媚的笑容,然后在对方有些疑惑地注视着自己的时候不自然地扭过头用手遮住嘴咳嗽了几声掩饰着什么,然后问道:“那么你是来英/国度假的?”

“不是,是我弟弟在这里留学,我来看他。”

“你有一个弟弟?”

“其实不止一个啦,亲生的话,我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他们都不小了,但都还是很可爱。”听到对方满脸幸福地提到自己弟弟妹妹都不小了亚瑟顺便问了对方年纪,得知对方竟然比自己大两岁时脸上有着止不住的惊讶。

“你看起来……嗯……很年轻漂亮,比我。”亚瑟有些蹩脚地阐述着自己的观点,惹来对方带着笑意的指正:“漂亮是指女孩子的啦先生。”

但你的确比女孩子还漂亮。亚瑟·柯克兰看着对方的笑靥心里就是这个想法。

接着他们又聊了几句,对方在谈及关于英国的生活时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怎么说呢,英国很好啦,虽然菜略微……呃……不过还是很想念家乡呢。”

亚瑟看见对方一脸怀念和向往,还没反应过来就问了一句:“北京很好吗?是怎么样的?和英国不一样吗?你平时怎么生活的?”然而说出口时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问得太多,对方愣了一下接着开始有耐心地回复着。

亚瑟听见对方比男生略微尖细但依旧温润好听的声音,忽然有些慌张地反应过来自己不寻常的思想和行为,他有些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似乎对这个不知道职业不知道爱好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孩子,有些在意的太多了。

可是,尽管谈过很多次恋爱,亚瑟却觉得这次有些特别,他对着这个陌生的男孩子心猿意马,嘴里说出的是绅士而有礼节的言辞内心却是一个红着脸结结巴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纯情怪物,然而他又觉得自己这并不是一种喜欢,长久的恋爱经验让他更加愿意相信这是一种对付新猎物的跃跃欲试。

该死的,一团糟。

亚瑟的心情一下子差劲了下来。回应对方的口气变得公式化了许多。王耀有些莫名得感到自己被疏远了,又不好意思询问,谈了几句便结束了话题。

指针已经指向八点了,然而该死的机场方面却还是没给出回复。

“抱歉先生,因为有些特殊原因一直没确定下来……”

看着对方满含歉意的表情亚瑟把“我他妈可从来没遇见过这样的航班公司”给压进了喉咙里。

亚瑟已经在候机室等了五个小时。期间他浏览了自带的杂志和报纸,王耀似乎因为困了就自顾自睡着了,亚瑟心里还嘟囔了句这么没有安全意识包被别人顺走了怎么办然后自然而然地帮对方看起了行李。心里还是乱糟糟的,理不清楚很多事情。

比如对对方的感情。

脚底的疼痛已经舒缓了许多,看了看窗外,也已经阴沉沉的一片,看窗户上的痕迹似乎还下了场雨。

他动了动自己有些僵硬的身子,感觉身边的男孩子也从等待的昏睡中悠悠转醒。他打了声招呼,对方有些迷糊地问了句时间。

“八点了。”亚瑟奇怪的问了句,“你还要等吗?”

“啊——等到九点就回去吧。昨天和小香聊得比较晚有些熬不住了……”对方还是很困倦,伸手揉了揉眼睛。亚瑟通过之前的谈话知道小香就是他的弟弟。

抬手看了看手表,又看了看对方有些迷茫的表情,亚瑟起了身,低头问了句:“要喝茶吗?”

“啊?……不用谢谢,太麻烦你了!”

“没事,顺便罢了。”

等亚瑟买茶回来的时候王耀已经清醒了不少,说着感谢接过对方温热的茶水,温暖的味道让自己有些舒服的眯了眼睛。

“虽然不是绿茶,但果真茶叶最棒了。”

“你喜欢喝茶?”

“嗯!我的国家南方就是产茶的哦,所以喝茶很方便!我从小喝到大的啦虽然长辈都说小孩子不能喝茶。”王耀捧着茶杯眯着眼睛开心地讲着自己喜欢的东西。亚瑟在心里默默记了一笔。

这个中国人喜欢喝茶。

亚瑟便附和着悠悠说了句:“嗯,我也是茶的爱好者。”

“哎呀?!”王耀惊了一下然后绽开极其绚烂的笑容,“啊真棒阿鲁!……啊抱歉,有些激动口癖就出来了……”

“不,没关系,很可爱。”

“哈哈哈谢谢你了。”对方笑嘻嘻地回答,继续埋头喝着茶水。一口一口,小小地嘬着,满足的不行。

虽然对茶很挑剔,但在凉意满满的空旷机场,有杯热茶,还有先生这么陪伴我真的是太好了……

啊不对!我在想什么!王耀突然意识到什么然后马上垂下头红着脸偷偷地把眼神飘向左边,那位先生即使是坐在机场的空位上还是一副很有气质的样子,身形很瘦但很笔挺,鼻梁挺直,皮肤白皙,金色短发有些杂乱但还是美丽的要命。他交叠着双腿,微微侧着身子,一只手倚着扶手,一只手拿着茶杯,热气缓缓地变换着形状上升,模糊了他眼神温柔地看着窗外的样子。

外面似乎下了雨,王耀歪着头把脸轻轻埋进自己绵软厚实的围巾里。那些湿润似乎溢了进来,吟唱着溺漫了那双极其漂亮的祖母绿眼睛。

王耀喜欢这样的眼睛。

想着想着对方忽然转过头来,看到王耀在看自己愣愣地问了一句:“……你在看什么?”

“啊抱歉,只是觉得你的眼睛好漂亮。”王耀有些不好意思,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亚瑟看着他红扑扑的脸瞬间有种“他也喜欢我”的冲动。

可以亲过去吗?

亚瑟有些自暴自弃地懊恼着。

他也抬头看向右边的王耀,对方比欧洲男人瘦小得多,但是一点也不女气,只是看着很可爱,眉眼也比这块大陆上的人柔和得多。他脸红得有些厉害,似乎被刚才抓个现行而感到羞涩,不敢看自己,低头故作认真地喝着茶,快把自己埋进围巾里,让亚瑟有底气打量得更放肆。

虽然很喜欢这样看着他,但是更想跟他说说话。

虽然自己和他认识并没有很久,但是心里就是有着这样一种某名的冲动——

想了解他。想了解他。

想知根知底地拥有他。

是喜欢吗?

 

亚瑟思索了一会儿不能再这么沉默下去,他看了看手表,指针已经指向八点四十了。

二十分钟。

还剩二十分钟了。

考虑了一会儿话题,亚瑟开了口:

“那么,你这是要回家工作了吗?”

王耀应声抬头看向对方:“是的,因为是老师,所以假期一结束就要开始投入工作了。”

“你是老师?”

“嗯,高中老师。”

“学生很可爱吧。”亚瑟从他之前对弟妹的态度猜测他喜欢小孩子。果不其然对方的表情一下子柔和了不少:“是的,他们虽然学业很苦,但都是很好的孩子。”

掌握对方的其中一方面的满足令自己舒心了很多。亚瑟在心里为自己的卑劣感到不齿,然而却依旧恶劣地探索着对方的一点一滴:“高中老师很苦吧,会按时吃早餐吗?”这种暗暗的,难以被察觉的逐渐侵入对方生活的方式。

“啊会的,很喜欢吃门口摊子的包子和豆浆,不过有时候做课件或者批改作业太迟就只能叼着油条赶去学校了。”王耀对此也有些苦恼,“总觉得连老师都那么辛苦了,学生们肯定更辛苦。”

“所以会给孩子们适当的减压?比如看看视频分发零食?”

“哎呀……你猜到了啊好厉害啊阿鲁……”

“所以,我像不像英国福尔摩斯?”

“哈哈,你真有趣,福尔摩斯先生。”对方笑弯了眼睛,也让亚瑟无意识地勾起了自己嘴角。

“既然这样,先生家里应该有福尔摩斯藏书吧?”

“嗯,家里书柜摆着典藏版,还有一份是普通拿来翻阅的。”

“哇真的太棒了阿鲁!真想有机会拜访一下……”

“下次来英国我带你去我家看看吧。”

“啊那真是太感谢了阿鲁!”

……

他们就相互攀谈着,说说笑笑的,亚瑟知道对方最喜欢的诗是洛尔加的《伊涅修·桑切斯·梅亚斯的挽歌》;王耀知道对方最喜欢的是橄榄球比赛,热爱厨艺,家里似乎条件很棒;亚瑟知道对方是个小家庭,人数很多但很温馨,而且对方是个深度弟控妹控,厨艺似乎格外的棒;王耀知道对方固定在下午的一个时间段喝红茶,雷打不动,似乎在某些很奇怪的地方固执的要命,而且似乎是家传的粗眉毛;亚瑟很喜欢王耀的口癖;王耀很喜欢亚瑟身上的红茶香……

“所以说,真的很好玩啊!”王耀眼睛亮亮地介绍着在英国看到的景色,然后身边的人撑着下巴,点头笑着附和。

亚瑟心里想着,这就是喜欢了吧。

这种想要了解对方,想要掌控对方的感觉。

是喜欢吧?

 

机场剩余不多的人走走停停,也大多都散了。指针早已过了九点,还在讲个不停的王耀忽然哽住了喉咙,急急忙忙地掏出手表一看,痛苦地惊叫一声:“啊——”

“怎么了?”亚瑟皱眉看着对方手忙脚乱站起身打包行李的样子。

“已经九点二十了,之前睡着前给他发短信会九点离开机场,按道理快到家了。再不回去小香会骂我阿鲁。”王耀哀嚎了一声,提起行李转身就跑,亚瑟愣愣地看着他远去,忽然想起什么,惊慌地站了起来,不自主地向对方跑了几步,大声而迫切地询问着即使过了那么久却还是因为疏忽或者某种刻意源于之前无法确定感情而没有询问出口的问题——

“What”s your name?!”

回答我,告诉我你的名字。

这样我就能完全了解你了。

用你的名字给我所了解的你标注一个标签,然后烙印进自己的生活。

完全的。

所以快回答啊。

快回答我的问题。

告诉我你的名字。

……

能在一起的吧?

    

    然而对方跑得很急,亚瑟大声重复了一遍时王耀已经跑得很远了,但似乎是听见了呼唤然而并没有听清对方的问题,亚瑟看到他转过身,放下行李朝自己用力的挥挥手:“再见了柯克兰先生!和你聊天很开心——”

他知道自己的名字?亚瑟呆住了,随即看到对方似乎笑了一下指了一下自己胸口,亚瑟低头才发现,自己西装的口袋前别着自己工作后忘记摘掉的名牌。

Arthur·Kirkland。

上面这么写着。

亚瑟突然很恐慌,他向前迈了几步然后张开嘴想要再大声地叫着,询问对方你到底叫什么,然而声音颤抖而僵硬,撕破着无法冲破空间的阻隔。

他似乎预见了什么,之前攀谈的快乐都迅速流逝。他浑身冰凉,那股凉意从空气中逐渐渗透进血管,化作一只大手掏空心里。

不会的吧?

他看着王耀转身走出等候的大厅,忽然不顾自己不合脚的鞋快速的追了出去,身后机场人员大声呼唤着:“先生!您的行李没拿!——”然而却置之不理。

不会的吧?

亚瑟·柯克兰奔跑着,心底的不安突然一下子涌上眼睛。

不会的吧?

第一次的。

真正的。

喜欢。

 

亚瑟冲出机场时天已经暗的不行。刚下过雨的湿润感还在,周围灯光明亮但边缘暗沉。街上的人们行色匆匆,假期的满足感从每个人脸上的表情中弥漫开来,逐渐融入城市中明亮的夜里。不远处有刚刚结束狂欢的人们,其中的醉汉拿着酒瓶摇晃着走在前头,醉醺醺地搭上亚瑟的肩膀,表情无知而又快乐:

“嘿兄弟——你怎么低落得像一只丧家犬?!”

亚瑟反常地没有挥开对方肮脏的手,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对方乐呵呵地讲了几句无关的混话,便摇摇晃晃继续加入自己原来的队伍里,唱着满是酒气的歌走向远处。

 

在十二点的钟声响起后,亚瑟终于抬起了头。绿色眼神灰暗而深沉,沉默地看向了远方。

 

 

 

他们再也没有相遇。

-END-

 

 

 

 

 










“后来亚瑟踌躇了几年,终于决定去北京看看。”

“他下飞机的时候正好在下雨,和当初他们相遇的日子简直太像。”

“他忽然就想哭了。”

评论(18)
热度(28)

© 和智智喵一起咩咩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