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小蓝担,AZ奈因中毒

【利艾】掌心上国-1

还是初中的文,啊最近在lof存文好了,脑洞也是。


掌心上国


 Chapters  One

 

许多住在都市的人都听过一个传言:每个人的掌心都是一个通道,通向一个神秘的国度。那里有着这个世界所没有的东西,某些植物,某种动物,无法想象的能力等等,最主要的,是那里的自由。

一个绝对自由的世界。

不用在乎种种规则的束缚,也不用在意别人的感觉。

只需要做回自己。

住在都市的人们都在嗤笑这个故事,却又在心里暗暗渴望着,光怪陆离的世界。这个灰色的世界不仅仅包围了土地,还包围了天空。瞳孔中所抑制着的情感,逼迫人们在这个世界变成怪物。

世界充斥着不满现状的人们内心的尖叫。那些声音嘶吼着,穿刺着,带着想要突破的渴望。一只大手从身体中生长出来,慢慢的,从脚底一直掏空到心里。都市的人们眼神呆滞,在这个世界行尸走肉般活着,颓废的心态磨蚀了他们的表情。然后他们渐渐僵硬,心脏搏动渐渐停止,灵魂随之窜出,冲向他们的掌心,坠入一道刺眼的光芒,堕入自由的国度。

 

“然后,他们的灵魂将会被夺走。而他们的肉体会在原来的世界迅速衰老,直到失去知觉,没有行动能力,大脑不能运作,被那里的人称之为——死亡。”

艾伦抬眼看着眼前带着巨大帽子的守门人,他穿着一件破烂却很干净的风衣,脚上套着很大的鞋子,还有着很高的鞋跟,和他短小的身躯相称在一起莫名得显得滑稽。但即使这样,还是比艾伦矮个两三厘米,帽檐遮住了脸,艾伦看不清表情。

艾伦身边是比他略矮的利威尔,眼神凌厉,有着常人所无法直视的冷冽。他是跟着艾伦消失时的那道光过来的,今早跟往常一样,艾伦被利威尔一脚踹醒,随后被告知有临时会议要整理好东西赶去很远的一支部队汇合。

艾伦坐上车,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左摇右摆的聚不了力气。利威尔叹了口气,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轻轻地伸过去,把艾伦的头压在自己的肩膀上。

“诶兵长!”艾伦吓了一跳挣扎着想要坐正,结果被利威尔一个眼刀吓得浑身僵硬。

“别乱动,小鬼。”利威尔转过头,专心开着车。艾伦默默的闭了嘴,靠在利威尔的肩膀上,衣料传递过来的皮肤的温度让艾伦再也睡不着觉,他偷偷瞅了瞅利威尔认真的侧脸,然后无所事事地开始拨弄衣服的衣角,军帽上的军徽,最后实在无聊了,就开始盯着自己的右手,数着掌心密密的纹路。

他数得很认真,另一只手的手指慢慢地划过去,甚至没有看见利威尔刚刚微微侧过头看他时嘴角几乎不可见的上扬。

最后终于数累了,艾伦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到后来实在忍不住地瞌上眼睑,手慢慢滑落,左手的食指停留在右手掌心。

他做了一个梦,梦里面什么都没有,空白一片,却带着刺眼的光,他看见他在空白世界的中央奔跑着,好像在躲避着什么。他快速地跟过去,跑到梦中的自己身边,他发现他自己满脸的泪水,混合着鲜血,在脸上轧出一条条醒目的印记,每一条都显得特别伤心。

他看到自己在尖叫着,大喊着,嘶吼着,他紧跟上前,很努力地想听清自己在说什么。

但呕哑难听声音传入头颅只剩下一连串嗡嗡的异响,他只能看着自己张大嘴,满脸悲伤地奔跑,张大嘴,在空白世界里吼叫。

“你到底在说什么?”艾伦想问出口,却只能张着嘴而发不出半点声音,他感觉梦中的自己看不到自己,他还是向前奔跑着,艾伦想要竭尽全力来一场追逐却愕然地发现自己根本不用花费多少力气。。他凑上前,看着梦中的自己嘴巴一闭一张,艾伦对着嘴型,努力辨别着那些支离破碎的话语。

 

 

——“求求你……”

梦中的自己只顾着奔跑和尖叫,满脸的血污都不抬手擦拭。

——“……求求你!”

艾伦跟着自己奔跑,伸出手想要触碰。

别哭了啊……

——“求求你了!”

艾伦看见自己的脚步慢了下来,他抬头顺着梦中自己的视线向前看去,眼前是一片更加刺眼的金光,他眯起眼,能微微透过那到光的屏障看到屏障后的景象,那是他和利威尔的家,阳台上的衣物还在随风晃动,阳台的栏杆一尘不染,是因为有着洁癖的利威尔总喜欢把家上上下下打扫地干干净净,看不得一丝污垢。

他微微有些惊讶,突然感觉手上温热的触感,他转过头,发现自己拉住了自己。

“求求你了……”自己的声音哽咽得厉害,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会哭泣成这个样子,他感觉梦中的自己长高了,却带着满脸的悲伤。他拽住自己,死死地不肯放手,颤抖着嘴唇。

 

“别让我一个人走——”

他哭喊着,声音越来越大。

 

   “别抛下我——利威尔兵长!——”

 

艾伦他感觉自己怔住了。他微微抬起头,直视自己的眼睛,碧绿色的瞳孔晶莹透亮,照出了他面前的自己的影子。

    利威尔的影子。

 

    艾伦惊醒过来的时候他正躺在一条河边。

那条河的河水闪着金色的光,不是太阳映照出的光芒,而是更闪耀的河水,从他身边的河道缓缓流着,绕过一座城池,流向不远处高高的大山山顶。

逆流河。

艾伦搓了搓眼睛,怀疑自己还在梦中,突然另一个人坚硬的膝盖迅猛地撞上他脸,他感觉口腔中一股腥涩的铁锈味,一颗白色的东西从口腔中飞了出去。

我的牙……艾伦看着那颗牙齿,心里那么想着。

他被踹到了地上,头晕晕乎乎的,有着剧烈的疼痛,他甩了甩头正想起来,突然感觉一句冷冷的问话从头顶上方传来。

“小鬼,你是不是该好好解释一下。”

艾伦惊讶地抬起头,利威尔正双手抱胸,微微低头冷冷地看着他。没有意外,那记膝撞应该是拜他所赐。

艾伦揉了揉头发,略带着畏惧地看向利威尔,声音有些哆哆嗦嗦:“兵……兵长!我……我也……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看到利威尔越来越黑的脸,自己变得越来越小声。到最后索性低下头,哆哆嗦嗦地蜷缩在一旁,说:“对!对不起!是我错了!!!请兵长随便打我吧!!!我不会抱怨的!!!”

“啧。”利威尔斜睨了瑟缩在一起的小鬼,满脸的不屑,“快起来,我们还得找来到这里的原因。”

“咦……诶?”艾伦惊讶的抬起头,发现利威尔正在环顾四周,“兵长也不知道么?”

“废话,我知道我还问你做什么。”

这样啊……艾伦略带委屈地揉了揉脸,然后想到什么似的,抬起头,带着疑惑:“那么兵长是怎么来这里的呢?”

利威尔皱了皱眉,看了眼艾伦,将事情阐述了一遍。

在艾伦睡着的时候,他在专心开车,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感觉靠在肩膀上的头慢慢的失去了所应该具有的重量,连贴着脖子的头发的触感都慢慢不见了,他以为艾伦不听话又乱动了,正转过头想教训下,结果发现艾伦右手掌心发出了刺眼的光,艾伦整个人都渐渐埋没在那光里。他呆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伸手想拉住艾伦逐渐消失的身体,却直接穿过了艾伦。

“最后你真的快消失不见了,随着你身体的消失,你掌心光芒也渐渐要消失了,所以我最后扑向那道光,结果一进去就感到强烈的窒息,然后晕厥过去,醒来后就在这里了。”利威尔皱眉看着艾伦,伸手掸去艾伦兵团外套上的灰尘,“真脏。”

艾伦听完后沉默了,利威尔擦了擦掸过灰尘的手,随即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别自责,兵团人遇险了我谁都会救的。”他看了看艾伦碧绿色的眼眸,然后指向那座城池,“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找个地方避险,既然这里有着一条奇怪的河,那么自然还会发生我们无法料到的事情,先去那里看看吧,如果有人找到先问下,虽然我不确定那是不是我们所认知的‘人’。但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了。”

艾伦愣愣地看着利威尔,踌躇着开着口:“兵长今天……好像……比较多话啊……”

利威尔嗤了一声,鄙夷地看了艾伦一眼:“哼,我本来就很健谈。”

艾伦:“……是吗……呵呵……”


评论

© 和智智喵一起咩咩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