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小蓝担,AZ奈因中毒

【侠岚/钧迟/归迟】华灯初上(华灯调后续,归海视角)

嘛这篇比前面一篇感觉文笔成熟多了,虽然还是那副德行(。)



《华灯初上》///

 

Writer:H/baby

 

 

 

Chapters One

 

 

这已经是今夜第十三次从梦里醒来了。

 

归海躺在床上,白色的衾被盖到肩膀。房间外的天还是透亮的黑色,星光明亮,明天应该是个好天气。他顿了顿,随后伸出左手,手掌里酷似紫荆花的印记正使他感到微微地灼痛。归海轻眯起略微狭长的眼睛,看着掌心,眸色晶亮。

 

并不是做噩梦,而是异常平静的醒过来。唯一不平静的,便是额间微微沁出的薄汗。

 

他坐了起来,白色的被褥落到一边,随手捡起,指尖隐隐泛着从窗外灯笼透进来的红光。

 

窗外挂着的,是盏略微显旧的莲花灯,纯手工的,边边角角的处理不难想象出作者在制作这盏灯时的专注目光。荷花瓣上微微印着些红色的水渍,那是火红色的花瓣遇水开始掉色。粗略地一看,也能发现那些掉色的印记已经开始略微得泛黄。

 

其实那盏灯笼是作为一个意象挂在那里的,如果别人一脸献媚地问归海是不是心心心念念的心上人,归海不会否认。只是。

 

 

 

如此灼热的红色,与小屋的清幽景色,着实有些格格不入。

 

 

 

归海他并不是不知道这些。他似乎对此有些固执,好像无论怎样,这灯笼是不可能被主人更换掉的。

 

也许他眼里可能只存在了那盏灯笼,对于四周的环境,已达到了漠视的程度。

 

 

 

归海呆怔着望着那抹艳红许久,然后收回目光,轻磕上眼睑,密密的睫毛如蒲扇般轻微扇动。

 

归海就这样躺在床上,被子被凌乱地丢在一旁,斜长的眉毛微微蹙起,细小的痕迹却满是淡淡的期待与安宁。

 

窗外摇曳着的依旧是艳丽的火红。夏日的蝉声还时不时会窜进这件雅致的房间。房间的主人,也已经做好了迎接第十四次醒来的准备。

 

 

——其实并不是因为反感而醒来不是么。

 

归海的呼吸慢慢的平稳,脑子里陷入了梦境里的混沌。他就这样在混沌的黑暗中行走,黑暗里布满他的记忆。

 

——明明每次入睡,我都知道脑海里会有你的存在。

 

他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缓缓地行走着,他看见,前方飘荡着一抹艳丽的红色雾气。

 

——可为什么每次都会逃避思想里有你呢?

 

他依旧向前走去,丝毫没有减慢的步伐。

 

归海望着那前方混沌的红影,嘴角略微自嘲的上挑。

 

——只是不敢面对现实吧。

 

那是一处无法忽视的,红影身边的存在。那一方透亮的水蓝,总是若有若无地侵蚀着红色的雾气,透着霸道的,挫骨扬灰的爱情。

 

——果真。

 

这才是真正想要逃离的世界吧?

 

归海静静的,没有说话。

 

应该已经无话可说了吧。

 

 

 

 

Chapters Two

 

 

游不动发现最近的归海有点怪。

 

训练的时候没有听讲,自顾自的想着自己的事。任务的时候也没有用心,只是为了尽快结束而实施了快攻战术,根本不像以前那个会冷静分析的归海。更重要的是——

 

那万年不变的面瘫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意味不明的黯然!

 

游不动有种想哭泣的冲动——

 

啊嘞!我家亲亲爱爱的归海呢!!

 

混蛋什么时候成你家了的啊快去找你的碧婷吧混蛋!

 

好吧这不是重点。

 

据游不动回忆,归海的这种状态似乎从那次玖宫岭的花灯会之后就开始了,但那天混乱不堪的放花灯的情景还清晰地印在脑海里,包括自己吃的八袋肉包子,似乎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现象啊。

 

喂其实你那八袋肉包子就是那奇怪的现象了吧!

 

游不动在分析不超过吃一袋包子的时间后主动向伟大的真相投降了,他流着满脸难耐的泪水,俯身膜拜着:

 

——果真我做不了冷静分析那料啊!我还是专心吃包子吧…!

 

这说明了一点,归海的不自然也带来了一个正面影响……至少让游不动认识到了自己吃货的本质…

 

当然,就算游不动抓破头皮也无法想明白,况且归海根本不在乎别人想不想的明白,只是最近,让游不动更加意外的,是归海那句:

 

 

——游不动,以后炽天殿的包子,就让我去送吧。

 

游不动深刻地记得当时自己满脸抖动的肉肉和归海面无表情的白板脸。

 

啊嘞,归海?你确定你是归海吗?

 

映入眼帘的是游不动抽噎欲泣的脸。

 

 

 

Chapters Three

 

 

当辗迟看到站在自己面前捧着包子的归海时,满脸的惊诧溢于言表。

 

——“归海?你怎么来送包子了?”

 

“以后炽天殿的包子,都是我送。”归海轻声答应着,把怀里的包子递给辗迟。辗迟愣了一下,随即手忙脚乱地伸出手想接,结果手脚混乱地一跨步把自己给绊倒了。

 

当辗迟仰面闭眼一脸赴死吃一脸包子的觉悟时,他感到有两阵快速的手风,分别从不同方向袭来。当身后那只手果断地把自己往后拽并拉到怀里时,辗迟便能猜出两阵手风的主人分别是谁了。

 

——毕竟,除了他谁敢采用这种一揽入怀的方式啊!

 

归海伸在半空的手僵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地收回手,捡起刚才掉落的包子,一脸冷然地掸了掸纸袋上的灰,细细看去,能发现他的手指,在细微地轻颤。他抬头看向男子怀里的那抹红色,眸色深沉。

 

 

“棒槌,除了闯祸你还能干点别的吗。”

 

淡淡地句子从头顶上方的嘴唇上传出,绷紧的肌肉却毫不掩饰地显示出刚才的惊现给他带来的紧张。只是。

 

 

兔子与人相比,总是缺少一根敏感的神经。

 

 

“喂你那陈述句的口气是怎么回事!” 辗迟不满地翻了个白眼,一脸愤怒地从千钧怀里挣脱:“我哪有一直闯祸这不是意外嘛混蛋!”

 

“哦是吗,连花灯节做的莲花灯都能丢一只的人让我怎么相信它是一只正常的兔子,哦,正常的棒槌。”千钧不以为然地扫过辗迟的脸,发现没有什么伤口后心里微微地呼了口气。

 

这家伙,还真是个棒槌。

 

千钧不再搭理旁边怒火中烧的辗迟,转身看向归海,脸上依旧不带任何表情:“麻烦你了归海,还得再替我们带一回包子。”

 

“……恩。”归海转回看向辗迟的静静的目光。千钧的对话让他有些没反应过来,听清楚话后他点了点头,再看了一眼辗迟,转身就走。

 

“诶归海那么快就走了啊?再留会儿吧!”辗迟在和千钧吵闹的间隙发现归海离去的背影,转了个方向提高声音向远处的人搭话。

 

归海身影一顿,微微侧过头,说了声:“不用了。”快速地奔跑进了离开的小路里。

 

“这归海,怎么感觉怪怪的啊……”辗迟略微疑惑地皱眉,身边的千钧揉了揉他的头发,“刚才老师叫我们训练,耽误了那么久,快走吧。”

 

“哦!”辗迟答应了一声然后跑向了训练场,千钧看着那抹红色跑得越来越远,眸间泛起点点的无奈。他转头看向归海消失的小路,微微眯起双眼。夏日的阳光有点猛,映照进千钧的眸子。男子的眸色晶亮如焰,微微一动,却又泛着水一般的柔涟。

 

他意味不明地看了看小路四周的竹林,轻勾嘴角,张开嘴好像在说些什么,但四周除了蝉鸣,只有竹叶簌簌抖落的声音。

 

 

 

在水蓝色男子离开后,那片路边的竹林动了动,绿色的清秀身影从里面一闪而过,狭长的眼睛里淡然如寂。

 

 

 

Chapters Four

 

 

归海最后还是让游不动把包子送了过去。

 

他坐在凉亭里,面前是微微沸腾的茶。紫砂的茶壶,在袅袅的水烟中,曼妙的身姿若隐若现。

 

庐山云雾。

 

味醇、色秀、香馨、液清。

 

归海默默地拿起桌上倒扣着的茶杯,将茶水慢慢地倒入杯里。

 

清香四溢。

 

他拿起杯子,慢慢地把玩着。在曾经的某一个日子,那个失落的红色少年,就坐在这里,拿着这茶杯,喝着这茶水。

 

碧婷一直问自己,“怎么喜欢喝上云雾茶了?”

 

“没什么”归海淡淡地回答。

 

他不会告诉她这茶水里有这少年过去的身影,这份固执说起来甚至有些可笑。

 

但那又怎么样呢。

 

这只能说,是另一个,苦恋无果的…………爱情故事吧。

 

或许……或许连爱情故事,也称不上呢。

 

归海默默地笑了笑,指腹沾染上一点浓郁的茶水,轻轻地在桌上勾勒出一些清秀的图样。

 

“他是我的。”阳光下水蓝色的少年这样比着口型,嘴角带着一抹自信的笑,“就算我离开了,他也会等我。”

 

 

归海轻轻地垂下眼睑,桌面上是一张生机盎然的脸,稚气却带着无比的自信与张扬。

 

脸庞弥漫着浓郁的茶香。

 

 

 

 

“我不会和你去抢他的。”

 

清秀的少年缓缓地站了起来,他默然的看着桌上的画像,然后,伸出手,指尖颤抖着,将画面一笔笔地抹去。

 

然后,他笑了。

 

那是他从来没有过的笑脸。

 

其实归海笑起来很好看,清清秀秀的,温和得像一个邻家的伙伴。

 

白白的牙齿露出来,狭长的眼睛因笑意而眯起,茶水的映射下显得晶晶亮亮的,甚至,有点女孩子家子气。

 

他开始大笑,忍不住的,捂着肚子趴在石桌上笑,笑声沉稳且带着磁性的颤动,声调却像个孩子似的悠扬。当他侧头趴在桌上大笑时,白嫩的脸无意间触到桌面未干的茶水,他忽然一下子静了下来。头安静地靠在桌上,茶水冒出的水烟弥漫了归海整个瞳孔。

 

然后他哭了。

 

不,他只是抽噎了一下。身体十分努力地克制了这种冲动,但依旧忍不住抽噎了一下。眼眸里的水烟渐渐变大,随即融合在一起,顺着白皙的脸庞,“啪嗒”一声,溅落在石桌上。

 

那是曾经画像上辗迟嘴角的地方。

 

然后他慢慢地把茶具整理好,缓缓地走出了凉亭。

 

竹林依旧发出簌簌的响声,像那个墨绿色的男子曾经滴落的水烟。

 

 

 

 

 

——“因为就算我抢到了,他也不会爱我的。”

 

 

 

 

Chapters Five

 

 

今天还是归海主动要求去送包子。

 

到炽天殿的时候,训练已经结束,弋痕夕老师让辗迟他们自己领悟侠岚术和休息。归海来的时候,却只看到辰月。

 

“辰月,辗迟呢?”归海四周看了看,都找不到那抹红色,眉毛微蹙,口气微微泛急。

 

“诶,辗迟么?应该和千钧在一起吧。每次训练完后他们都在一起,要不你去附近找找看?”辰月接过包子,里面诱人的香味让她有点嘴馋。

 

尽管天天吃包子,但就是吃不腻。

 

家里的好吃的不好吃的都吃遍了,也只有吃包子,才能让她觉得,自己是属于这个集体的,她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

 

还记得自己非常崇拜过碧婷,那种自由不羁的生活和那爽朗活泼的性格是自己曾经所向往的。不,甚至今天也是。

 

所谓的“家”的牢笼,随着成长,也在一步步地裂开,她开始接触到了各种不同的人,事,物,甚至喜欢上了自己喜欢的人。

 

她抬头看见归海略带着急的脸在听完自己的话后一下子失去了所有表情。

 

辰月从小就是个聪明的孩子,金属性探知的磨练更给了她理智的头脑,归海的心思,她是看得出来的。她在归海的身上,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但她也了解,归海也了解,自己的结局,和该做的事情。

 

自从上次花灯会了却一切后,辰月开始发觉,四周似乎有一种新生命的萌发的蓬勃感觉。

 

那是一种新的生活开始的前奏。

 

虽然失去了辗迟,但所爱的人却幸福了。他们相爱了,自己在未来,也会有和他们一样的,挫骨扬灰的爱情。辰月明白。

 

因此,她相信归海,也明白。

 

她不会在归海面前隐瞒辗迟和千钧的暧昧,否则,只会更伤人。

 

归海看了看辰月,然后嘴角上翘:

 

 

——“谢谢。”

 

 

 

Chapters Six

 

 

 

虽然我明白我对你的爱不是简单就可以磨灭的。

 

虽然我清楚我们之间的结局根本不是我期待的那样的。

 

其实我早就想通了的。

 

其实我早就想放手了的。

 

其实我根本就不想介入你们之间的。

 

但我还是死缠烂打地想要见你。

 

带我还是耐不住心中的不甘而去接触你。

 

但我还是为了治疗一夜十多次的失眠而去寻找安慰的良方为借口而借此去看看你。

 

 

 

 

 

——因为我只是想看看,那个我爱的你,是否在你爱的那个人的怀里,幸福的笑下去。

 

 

 

 

Chapters Seven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评论(1)
热度(59)

© 和智智喵一起咩咩咩 | Powered by LOFTER